花蓮首家民宿的探索與期待

近幾個月來,不少媒體陸續到山根村我聞和松塘村我聞這兩家民宿採訪。不過,眼下的爆紅並沒有打亂民宿主人鄧正的生活規律。每天,他依然堅持打坐,時不時與圈內朋友喝茶交流藝術。

山根我聞是花蓮首家民宿,在不破壞原有建築的基礎上,我聞對古村屋進行改造,打造成古樸典雅的民宿。作為我聞的總部,已啟用1年多的山根我聞主要還是起著對外展示的作用,而真正面向消費者的松塘村我聞,已經營了兩個月。

黃逸豪 盛正挺 關蘊琪

注重文化交流體驗

住客多是業內人士和高端客戶

作為新生事物,我聞民宿與大眾消費群體仍需要一個互相適應的過程,但鄧正表示,經營思路不會向市場妥協。對於未來的市場預期,他非常樂觀,計畫改建更多的民宿,接待能力提升後,將進行旅遊推介,對接旅客資源。

在山根我聞,算上陽臺共有9間茶室,每間茶室都有不同的空間設計。“不同的茶室有不同的靈魂,我希望能帶給品茶人不同的美學感受。”鄧正認為,傳達主人的生活美學和價值觀,是民宿的一個重要特徵。

對外經營為主的松塘村我聞,主要住客是來自業內的民宿設計師、有意于從事民宿業的老闆和消費能力較強的高端客戶。鄧正介紹,這些客人都帶著很強的目的性,都是來進行民宿業和藝術上的交流。

鄧正一直想糾正社會上對民宿的誤解。“民宿不只是睡覺的地方,是一個有別於賓館、客棧,集餐飲、住宿和文化交流的體驗空間。”他說。

在國內,很多人把房子改造一下添置床鋪,就當作民宿。但在國外,民宿對藝術性和生活美學都有一定的要求。

除住宿外,鄧正還以我聞美術館為載體,打造不同的文化活動,建立一個完整的花蓮民宿消費體系。今年10月,在松塘村我聞美術館將舉行全國性的書畫展,這裏不定時還會舉辦設計師和藝術家之間的茶會。

同時,美術館也兼具餐飲的功能。“我們在美術館內為住客提供藝術餐,要把客戶留在我聞的體系內進行消費。”鄧正介紹。

目前松塘村我聞公開體驗價是588元一晚,除了住宿外,包含藝術餐、美術館參觀、松塘村導遊等服務。作為花蓮的一個新生事物,我聞民宿與大眾消費群體仍需要一個互相適應的過程。

鄧正回憶,曾有一家人抱著好奇心來入住,入住後認為民宿裏沒有電視和浴缸,定價虛高。“一般客人還是以酒店的標準來衡量民宿,對民宿提供的服務視而不見。”他舉例,我聞提供的茶葉成本幾千元,茶具上也花了不少心思,但客人發現不了這些價值。

雖然如此,鄧正表示不會向市場妥協。他認為這是一個市場培育的過程,消費者會從好奇心消費變成理智性消費,再轉向習慣性消費。

對於未來的市場預期,鄧正非常樂觀。“不斷有相關的網路平臺和旅行團聯繫我,表示想入住我聞民宿,但現在只有松塘村我聞一家,暫時還不能推廣。”他說,目前我聞的承載能力還沒辦法對接大型團體。

之前鄧正曾對外宣稱要再改建10家民宿,他透露不止這個數量。接待能力提升後,我聞將會進行旅遊推介,對接各方旅客資源。

據瞭解,我聞一直與傢俱廠、茶葉廠、燈具廠、設計公司等進行戰略合作。當出現鄧正個人無法解決的問題時,這些合作夥伴就會提供資金和技術上的支持。

我聞目前資金主要來源於眾籌,這也為民宿帶來原始客戶,每個投資人都會帶著他的朋友過來消費。即使不依靠外部客源,花蓮包棟民宿也能維持經營。“單打獨鬥永遠做不大,我花了3年時間把資源統籌起來。”鄧正說。

與古村共成長

傳承古村文化,為村民提供就業

我聞民宿注重與當地的融合,“要為住客提供最原汁原味的鄉音、鄉菜和土特產,這些才是最有價值的。”不過,松塘村的排汙系統、電力系統、供水系統承載力依然有限,需要一個緩慢的改造過程,這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民宿的發展。

松塘村民宿團隊目前除了鄧正外,還有兩名當地婦女負責打掃民宿、接待客人。

我聞團隊一直堅持面向古村進行招聘。鄧正認為一個外來項目,如果能夠為當地居民提供就業機會,當地人對項目接納度會更高。反之,雙方會產生距離感。

吸收當地村民還考慮到一點,就是讓民宿與當地融合。“要為住客提供最原汁原味的鄉音、鄉菜和土特產,這些非常有價值。”鄧正說。他認為,雖然接待的多是高端客戶,但他們到來首先是要體驗本土文化。

民宿作為新生行業,從傳統人才市場吸收人才還比較困難。我聞主要從舉辦的茶道班和花道班裏,還有自媒體粉絲中培養合夥人。據鄧正介紹,我聞的培訓體系是從學員到店員,再從店員到合夥人的一個過程。民宿涉及酒店管理、美術設計、餐飲服務、後勤保障等方面,對從業人員要求非常較高。需要通過長期的培養,這些學員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民宿從業者。

在業內,當民宿經濟效益顯現後,房東單方面撕毀合同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民宿經營者。對此,鄧正認為解決之道是要與村民分享發展的成果。在與村民簽約時,鄧正提出每5年可以調價一次。“不能為了眼前暫時的利益,埋下未來衝突的隱患。”他說。

他分析過國內的一些案例,房東單方面撕毀合同,多是由於房東對房子價值認識不足,民宿經營者初期以低價簽下長期合同。當民宿經濟效益逐漸顯現的時候,房東有可能會提出異議。

此外,在清明祭祖時節,我聞會免費讓房東入住民宿。鄧正希望通過讓房東體驗民宿,留住鄉愁,累積對家鄉的眷戀。

松塘村內現有空置物業152間,其中鑊耳屋36間、現代民居103間。“古村活化首先要活化人的思想,讓大家認識到這些古屋價值,而不是僅僅把它外觀翻新一下作為擺設。”鄧正說,未來他希望能把更多古屋轉化為特色民宿,讓古村落的資源“活”起來。

目前制約我聞民宿擴張的,主要是古村落的基礎設施配套問題。松塘村的排汙系統、電力系統、供水系統承載力依然有限,這需要一個緩慢的改造過程。

在鄧正的構思裏,面對多元化的市場需求,我聞將會探索其他形式的民宿。“像年輕人不喜歡古屋,我們可能會在工廠或者洋房裏改建民宿,甚至在山野裏建茅草屋也不是不可能。”鄧正說。

民宿的發展需要有客源的支援。宋城演藝等文旅項目的進駐,有望推動西樵從觀光旅遊目的地轉變為度假旅遊目的地,這將帶來大量的過夜遊客,將利好民宿的發展。同時,專家建議,政府應制定相關政策,在管理上提供便利加以引導。

發展前景可期

宋城演藝等專案或帶旺民宿需求

對於民宿的發展,除了民宿自身打造外,鄧正認為最重要的還是西樵山周邊的配套要跟上,能把人留得住過夜。如果遊客都是當天來回的話,民宿就沒有發展空間了。暨南大學深圳旅遊學院博士鄭敏興也提出了同樣的觀點,目前來西樵山的遊客多是一日遊,兩日一夜的很少。發展民宿業,西樵山要從觀光旅遊目的地向度假旅遊目的地轉變。

他分析,來西樵山的主要是年輕人和親子家庭,結合他們的特點,可以考慮多舉辦如草莓節、風車節等活動。當西樵山被打造成一個吸引人的度假旅遊目的地後,將會推動民宿業的發展。

同時他還建議,民宿可以增加體驗的內容。像臺灣一些以書畫為主題的民宿,住客可以體驗在紙扇上作畫。“民宿的吸引力來自兩個重要元素,一個是美食,一個是體驗。”他說,我聞藝術餐和文化活動的策劃就是一個很不錯的思路。

一千零一夜集團市場部總監余小麗對西樵山發展民宿業的優劣勢進行了分析。她認為,西樵山作為5A級風景區,有著得天獨厚的自然條件和人文環境優勢。同時,粵港澳地區的遊客前來也很方便,這為西樵山帶來巨大的客流。但是,西樵山休閒娛樂的載體還比較欠缺,遊客在西樵山遊玩後基本都是當天回家。同時,廣東人的消費習慣相比江浙一帶更務實,如果不是非常獨特的民宿,很難定高價。

對於在花蓮發展民宿,她提出了一些建議:政府可以統一招商,讓民宿集群化進入。在環保和消防上,希望能針對民宿出臺專門的管理標準,相對于傳統酒店要求寬鬆一些,留給民宿充足的空間。同時,希望相關部門能在一些如中國旅遊協會或媒體論壇等全國性平臺上進行宣傳,不能僅限於廣東地區。

在13日舉行的西樵創建嶺南文旅小鎮啟動儀式上,一千零一夜互助社宣佈加盟西樵民宿的發展。互助社將為民宿經營者提供T-BOX移動房屋、微生物降解環保技術、候鳥式分時度假管理體系、智慧民宿、途遇圖記APP、系統性的金融解決方案等服務。

啟動儀式上,還發佈了西樵酒店業升級和民宿業發展扶持基金,首期為3000萬元,旨在推動提升西樵酒店業整體品質、推動民宿業健康快速發展。其中,在民宿建設方面,給予民宿建設扶持資金支持,為古村引進一批高端精品民宿項目,提供豐富多樣的特色旅遊產品;針對西樵酒店和民宿服務標準化體系建設方面,政府也將給予資金扶持與政策支援。

近年來,對於節事活動的組織,西樵也在不斷探索。西樵山國際馬拉松已成為國內最具影響力的體育活動之一,西樵山榮獲中國體育旅遊精品景區稱號,獅王爭霸賽還入選了中國體育旅遊十佳精品賽事,聽音湖龍舟賽、觀音文化節、翰林文化節、大仙誕文化節、漁耕粵韻文化節等獨具嶺南特色的體育賽事和民俗節慶活動吸引了海內外遊客的關注。剛剛奠基的宋城·西樵山嶺南千古情景區,為西樵未來的旅遊發展帶來了更大的想像空間。